家门口的大赛

家门口的大赛

在传统强国之外的城市举办重要赛事,激发了所在国家年轻球员的梦想,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喀山参加2019BWF世界青年锦标赛

苏格兰的格拉斯哥(2017)、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2017)、加拿大的万锦市(2018)以及瑞士的巴塞尔(2019),这些是最近几年举办过诸如世锦赛、世青赛和苏迪曼杯等主要赛事的城市。除了给当地人注入对羽毛球的兴趣,在家门口观看世界级球员的比赛还将激励处在亚洲、欧洲这些羽毛球传统优势地区之外的年轻球员,让他们了解自己的水平。

“(格拉斯哥)世锦赛让我看到了坚持打羽毛球的未来,我看了大多数比赛,看了决赛的每一分,我认识到自己需要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一直更加努力的训练。”苏格兰的卡勒姆·史密斯说道。他的同胞约书亚·阿皮里加谈到了在家门口观看顶尖球员的比赛对自己的激励。

“我认为这给了每个人鼓舞,让大家有动力去训练,让自己达到高水平。”阿皮里加说。“在那之前我去过几次全英公开赛,所以我们知道我们期待的是什么,但是那是我见过的最快的一次。当然,在家门口看是不一样的,那太棒了。自从我在格拉斯哥看了世锦赛之后,我就想达到那样的水平,大家都想达到那样的水平。”

 加拿大人布莱恩·杨在2018年在万锦市举办的世青赛中。

当地羽毛球人士观看世界级球员的比赛将帮助他们理解复杂的羽毛球运动,认识他们的球员面对的挑战。

“这确实有帮助。”加拿大的布莱恩·杨说。“在万锦市举办世青赛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当时我在那里训练,对那非常熟悉,就像我的家乡一样。羽毛球圈的人士看到了我的能力,也给了我很大信心。很多人已经认识了我,来看我,确实让我更为人所知了。”

他的同胞塔利亚说自从世青赛在万锦市举办后,当地人开始对羽毛球感兴趣。

塔利亚说当地羽毛球人士参与了在万锦市举行的世青赛。

“这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的家就在这里,我们所有的家人,所有的朋友,阿姨,叔叔,每个人都来支持我们。我觉得有更多人在为东道主球员加油,那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大多数羽毛球俱乐部都设在多伦多,它们帮助把所有的高水平球员都带到万锦市,让他们接触到国际羽毛球的概念,可能会激发他们的兴趣,加入到俱乐部中。”

对于像瑞士人亚瑟·伯蒂尔和澳大利亚人里奇·唐这样的球员,有机会亲眼观看他们喜爱的球员比赛,是他们长途跋涉的动力。

“能看到最好的球员真是太好了,这是很大的动力。”伯蒂尔说。他需要在飞机和火车上花费12小时的路程前往巴塞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顶尖球员,特别是桃田贤斗,我认识到我必须打得很快,我们还达不到那种水平,每个人都想像桃田贤斗那样,他是我的偶像。”

在喀山举行世青赛也会对当地的年轻球员产生同样的影响。关注这项运动的人应该还记得,2008年普纳举办了世青赛,当时印度的羽毛球实力还远不及现在的水平。内瓦尔的加冕被证明是印度羽毛球进入上行线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