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坎特 —— 努力找回巅峰

斯里坎特 —— 努力找回巅峰

斯里坎特相信,事情将会峰回路转。保持健康、努力训练是重回巅峰的重要因素。

这是他经常表达的一种观点,这是他对状态问题的本能回应。

从轻松赢得冠军的得意时刻,滑落进纠结于如何连续赢得几场比赛的深渊,印度人亲身体会了状态的转变过程。

但是什么是状态?

它是一种有关身体状态、自信、技术调整能力的一种综合的竞技能力,斯里坎特必须在基本层面上面对这些问题。

把2017年他的表现作为一个参考标准,在那一年中,他五次打进超级系列赛的决赛,并赢得了其中的四场,凭借这些冠军他也荣登世界第一宝座。接下来的两个赛季,他的状态斗转直下,2018年至今,他参加了24项赛事,21次在四分之一决赛或者更早出局;其中十次在首轮或者次轮中出局。

在2019道达尔BWF世锦赛中,他在与像阮日和米沙·兹尔伯曼这样的球员的比赛中明显打得很难受,最后他在相当乏善可陈的表现中不敌20岁的泰国小将王正干。

“我打得并不差。”斯里坎特在与兹尔伯曼的比赛之后表示。“是对手真的打出了更高的水平。对于他们(低排名球员),这是一项大赛,没什么可输的,所以他们没有包袱。”

这是他为自己在巅峰时期看似不达标的表现的说明。他目前存在很多潜在的问题,斯里坎特必须一一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尤其在自信方面。

“我不能肯定地说这就是信心的问题,但是如果我能连续赢得一些比赛,我肯定会更加自信一些。”斯里坎特说,他的说法有些自相矛盾。“这绝对是时间的问题,当你开始赢得一些比赛,就能自动获得信心,你感觉自己站在世界之巅,你打得如此之好,比赛结束的时候,甚至觉得无法想像。”

对于斯里坎特来说,从世界第一掉到世界第十,主要是因为伤病总是时不时侵袭,对此他认为这样的情况导致他无法建立取胜的动力。

“在最近的八到十个月中,我不能保证规律的训练,我受了伤,然后回来训练一两周,再打一站比赛,我在比赛中竭尽全力,然后导致再次受伤。我想回来,保持规律的训练,我想如果我能从现在开始,在之后的12个月中能做到这些,我会在奥运会的时候获得好状态。”

巧合的是,印度人成绩的下滑出现在他的印尼教练穆利奥出走新加坡后。

斯里坎特对此也以新加坡单打球员的表现作为回应。他们的两名单打选手在世锦赛上吸引了眼球,杨佳敏爆冷战胜了山口茜,骆建佑差一点就对周天成做了同样的事情。

“我认为穆利奥确实造成了一些影响,不仅仅表现在我身上,2017年其他球员也表现得非常好,他确实给他们注入了一些东西。如果你看了新加坡球员的表现,他们打得很好,像骆建佑,杨佳敏战胜山口茜,这都不是简单的事情,但他做到了。”

“我认为他有这种能力,他一到新加坡就带来了改变。我们也有韩国教练,他们的教学也非常棒。对我个人而言,问题在于我,与教练无关。现在更重要的是要不断比赛,不断训练。”

斯里坎特在状态上的困境是典型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情况吗?——没有好成绩就没有信心;信心不足,他就不能取得好成绩。

听起来他知道自己要从哪儿下手去改变。

“身体要先达到100%的状态,然后努力训练,这对我来说是当务之急。我不急于去做到这一点,奥运会是我的目标,我要在奥运会上打出巅峰,所以现在还是要循序渐进。”

怀念美好的2017年无可厚非,但是他也知道要向前看。

“2017年已经是过去时,大家也都在进步,已经两年过去了,每个人可能都来到了更高的水平,但是对于我,可能还在以前的水平中徘徊。如果我能更好地训练,提升到更高的水平,我会追赶上其他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