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完成帽子戏法的人 —— 第25届世锦赛

第一个完成帽子戏法的人 —— 第25届世锦赛

托马斯·科尔斯托姆在羽毛球历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在世锦赛已经完成了第25届的争夺后,这位七八十年代的瑞典球星至今是唯一一位在世锦赛中赢得过三个项目的奖牌的男选手,取得这样的成就绝非易事。

他在1977年的首届世锦赛中带走了男单和男双铜牌,在1983世锦赛中在混双赛场折桂。

托马斯·科尔斯托姆(左)和弗雷明·德尔夫斯,首届世锦赛男单奖牌得主。

科尔斯托姆作为首届世锦赛的奖牌获得者之一,也作为特别嘉宾受邀前往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2019道达尔BWF世锦赛现场,他也接受了世界羽联的专访:

这次来到世锦赛比赛现场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看世锦赛,我认为这项运动的发展真的让我印象深刻,我喜欢这样的比赛,我喜欢这样的高标准,这项运动的水平得到了提升,特别是女子比赛。很高兴能看到这样的发展,但是还有提升的空间。

你是少有的在三个项目中都取得了好成绩的球员。

是的,现在他们似乎不……但是当然现在比赛更加激烈了,从第一轮开始,你就要战斗,你可以看到一些顶尖球员在这里首轮出局,所以现在的水平总体来说都更高了。

我很健康,就我而言,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成绩不是在世锦赛上赢得的奖牌,而是五次参加日本公开赛取得的战绩——两枚单打奖牌(1977、1982)、两枚双打奖牌(1983、1984)以及一枚混双奖牌(1983)。

第一届世锦赛中,我们的男单比赛在10:00点开始,然后是12点,下午2点,还有下午4点。所以我们一天要打四场单打比赛,两天之后是男单决赛。每隔两小时打一场比赛是很困难的,所以即使比赛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我们以前能取得那样的成绩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喜欢现在的标准,更加专业了。”

和以前相比,有哪些细节在现在的比赛中发生了变化,或者彻底发生了改变?

这很难说。我注意到的唯一一个现象是小球和网前球的利用率不那么高了,他们更多地利用场地中间的部分。在我看来,我认为应该利用场地的四个角,但是现在比赛更多地使用场地中间的部分。我的策略是打向场地的四个角,每次我在压力下,我就会把球打向离网很近的地方,或者后场,让对方不能进攻。但是你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参加三个项目的竞争,你是如何管理训练时间的呢?

我父亲是一名出色的教练,他在那个时代真的很超前,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很多现在球员的训练方式,我在七十年代已经那样做了,这是一场心理上的较量,我父亲传授给我了很多实用的击球方式。他不打羽毛球,但是很多人生来就是当教练的料,做球员和做教练是两回事。我从10岁开始打羽毛球,他训练了我10年。

我父亲教会了我所有战术和击球方式,我们花了几个小时训练网前球,我很擅长利用场地的四个角。

在那个时代,瑞典是羽毛球强国,但是现在不再是了,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这是个敏感的问题,可能在瑞典我们一直缺乏好教练,但是老实说,跟金钱也有很大关系。

当你取得了好成绩,你会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你会被关注。

你可以看看丹麦,他们有支持羽毛球的传统,因为他们的成绩很好。他们有赞助商,赞助商会有资金投入。现在人们选择其他运动,比如网球、高尔夫或者其他,因为会有更多资金投入。

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会改变,因为羽毛球是一项很棒的运动。

在你的众多成就中,哪个是最突出的?

在一场半决赛中,我们战胜了梁春生和洪耀龙,他们两人赢过六个全英公开赛的头衔。我不知道我总共赢过多少头衔,但我确定有很多。我真的对自己在日本公开赛上的表现很骄傲。

我们在单打赛场上跟丹麦球员、印尼球员和中国球员的比赛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可能我们更享受比赛的乐趣,更享受比赛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