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欲在明斯克有所作为

潘迪欲在明斯克有所作为

英格兰选手托比·潘迪经历了像过山车一样的六个月。去年11月,26岁的潘迪被诊断为局限性脱发,导致了永久性脱发。

由于自身免疫问题,他的身体会阻止头发的生长。

虽然它还有希望重新生出新头发,但不幸的是,目前还没有治疗的方法。

在明斯克举行的2019欧运会将在今天晚些时候开幕,昨天他对欧洲羽毛球讲述了脱发对他造成的影响,以及羽毛球如何成为他动力的来源。

“脱发的现象是从11月开始的,是在我打香港公开赛之前,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了1月,但当时的状况还是可控的,可是之后脱发的速度更快了。”

“实际上,你在处理的事情大多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还在继续恶化,这不是容易处理的事情。”

“这让我很焦虑,在自信方面也产生了问题。”

“当你去参加比赛的时候,这些感觉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比赛结束淋浴后总是有大把脱落的头发,这对我准备比赛造成了困扰。”他说。

潘迪和安赛龙在南宁举行的苏迪曼杯上。

入选英格兰的苏迪曼杯队伍,专心训练有助于他找到一些心理上的慰籍。

“让我感到最舒适的地方是在训练场上,在温布尔顿或者是米尔顿·凯恩斯。”

“在球场上,我觉得才是我自己,在其他地方,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不舒服,情绪低落。”

“现在我的训练目标更加注重去享受生活,试着少为生活操心。”

“自从以新形象示人,苏迪曼杯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大赛,比赛让我获得了很好的体验。我克服了一些大的思想障碍,让我感到骄傲。”

“我想未来它只能让我变成一个更强大的人、更强大的球员。”他说。

2019道达尔BWF苏迪曼杯上,潘迪差一点就制造了一个大冷门。在1B组英格兰对阵丹麦的小组赛中,他在与世界第三安赛龙的对抗中把对手拖进了决胜局,最后以11-21 21-13 17-21惜败。

就在上周末,他打进了2019西班牙国际赛的决赛,但是打满三局不敌维克多·斯文森。在马德里的晋级之路上,他还曾在首轮比赛中战胜了2号种子莱维德兹。

在明斯克,他贵为8号种子,也是有希望打进淘汰赛的热门选手之一。

“我想打到比赛的后期。”他说道。

“代表英格兰是一方面,这也是我第一次代表英国参加欧运会。”

“这是一个额外的激励,去展示我的最佳状态,然后看看能走多远。”

我们希望托比能受到好运的眷顾。

*原文发表在www.badmintoneurope.com 文/安妮卡·朗格洛克  编辑/世界羽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