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的洛桑记忆

1995年的洛桑记忆

2019道尔达BWF世锦赛在四个月后来到巴塞尔时,它标志着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这项大赛再一次回到瑞士。

当年在洛桑的世锦赛是第九届赛事,同样之后迎来了第四次苏迪曼杯(这两项赛事在2001年前都是一起举办)。当然,这样背靠背赛事对于运动员们的精神无疑是巨大考验。

托马斯·伦德是1995年世锦赛的大赢家,他不仅连续第二次拿到混双金牌,同时还在男双项目获得亚军。

作为现世界羽联秘书长,伦德向我们打开了当年的洛桑记忆。

伦德和汤姆森赢得了冠军

在苏迪曼杯之后立即进入到世锦赛,这有多困难?

这是两个漫长的星期,同样也充满竞争性,在很多方面都很紧张,这可能就是后来为什么将两项赛事分开的原因,因为不仅是球员,官员和东道主都充满紧迫感。

我认为这是在洛桑举办的第一项大赛,显然洛桑的环境无与伦比,这是一年中的好时光,当然还有美食。不过也可以说,环境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你总是往返于酒店和场馆之间。

你和马琳·汤姆森是混双的热门,你们曾经连续11次拿到巡回赛冠军,并未尝败绩。

我有一些膝伤,之后在混双决赛又遭遇伤病侵袭。在那场比赛我的大腿又受了伤,因此之后和克里斯蒂安森的男双决赛让我并不能全力,我不想说我们是因为这个输掉比赛,因为我们的对手是苏巴吉亚和迈纳基,他们真的是一对十分出色的组合,但是我们也没能百分百的付出。

混双赛场你曾经将近两年未尝败绩,你可以解释以下其中的化学反应吗?因为你和不同的人搭档过,比如曾经和瑞典的本特松拿到过世锦赛的奖杯,而在1991年又和佩妮莱·杜邦拿到了1991年的亚军。

我第一次和杜邦搭档时她受伤了,当时我需要继续参赛,需要一个搭档,这样本特松就成为之后一年我的搭档。但是因为奥运会的原因,瑞典和丹麦都想要让我们各自找一个本国搭档,所以我就开始了和我现在妻子的配对。第一站比赛我们是在日本,我伤了膝盖,也让我远离赛场六个月,那时是1994年,我从1月开始缺阵,我当时给自己的时间表是在1994年的汤姆斯杯归来,我们起步不错,也相信自己不会输。

伦德赢得了日本公开赛的冠军

你在半决赛遭遇挑战,险些输给瑞典的安东森和阿斯特丽德,你们一度让对手拿到赛点。

我不认为我们会输,所以我们拥有额外的自信,球员们会进入这样的状态,我们有一种比赛的方式,还有一点点额外的东西,这让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走最后一步,半决赛是我们经历的最艰难比赛。

可以认为正是由于参加两项双打的比赛才是你受伤的原因吗?

不,膝盖受伤并不是,但大腿的受伤可能是多种因素纠缠在一起,因为我那几天一直都是带伤作战,我参加了两项比赛我想这是原因吧,这也就是为什么自那之后我不再参加混双的原因。

显然这是艰难的决定,这是参加两项比赛综合的结果,必须拿到奥运会资格,也相信我们能够赢得奖牌。

你的队友托马斯·劳里森在赛事期间遭遇了严重的伤病侵袭。

叶钊颖赢得了女单冠军

那是一次严重的伤病,他在之前就受伤了,但是依然打得非常出色,但也有可能正是因为这些伤病,让他突然间遭遇更严重的,为此,他也和伤病斗争了很长很长时间。

阿尔比在男单折桂,你对他有什么印象?

他是一位梦幻般的选手,一位我们很亲近的球员,他非常喜欢社交,一个来自亚洲的球员,性格如此开朗,这十分有趣。

他有能力在多回合中改变节奏,防守非常好,比赛方式非常流畅,同时又可以变得非常有进攻性。

然后,叶钊颖赢得了女单冠军。

她是那时候一位不可思议的球员,她是我们联系的人之一,是卡米拉·马丁的朋友。从技术上讲,她很了不起,很与众不同。

那时,中国队一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快速出产杰出的球员,现在则很难用那样的方式了,所以他们会选择一直坚持下去。

你的洛桑记忆是什么?

非常美妙,非常不可思议的一次赛事,那次比赛我只留有美好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