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英公开赛:战后年代

全英公开赛:战后年代

这是全英公开赛121年两部分中的第二部分,点击查看第一部分

由于这项赛事吸引了众多国际选手,拥有1.2万个座位的哈林盖体育馆被选为1940年的全英比赛场馆。但是,战争中止了这一赛事,直到1947年才恢复。哈林盖体育馆作为比赛场地的时间并不长,在1950年至1956年间,比赛被搬到了皇后大厅,1957年的建筑修缮迫使赛事迁至了温布利球场,在此之后温布利球场也是全英赛的代名词,直到1994年,由于前一年世锦赛的成功举办,全英赛的比赛场地被正式迁至伯明翰。

梁海量,八届全英赛冠军获得者

战后,这项赛事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英国不同的是,丹麦没有因为战争而中断羽毛球运动,美国有像戴夫·弗里曼、朱迪·德夫林和玛格丽特·瓦尔纳这样的球员,而马来亚队有黄秉璇、黄德福、王保林、庄友明和庄友良这样的选手,他们都曾在不同时期受到关注。弗里曼唯一一次赢得全英赛冠军是在1949年,但是他的同胞朱迪·德夫林成为了这项运动的传奇人物之一,从50年代中期一直到60年代,她统治了女子比赛,总共获得了17个冠军。

这些运动员是他们国家羽毛球运动的旗手。美国赢得了前三届尤伯杯冠军,而马来亚(现在的马来西亚)横扫汤姆斯杯前三届冠军。

日本留下印记

美国在女子项目上的霸主地位被日本挑战,后者从1966年开始获得了6届尤伯杯中的5届冠军。这一代运动员也在全英公开赛上有一定的影响力。从20世纪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末期,像汤木博惠、竹中悦子、高木纪子和其他选手都是单打和双打的冠军常客。

上世纪50年代,马来西亚的黄秉璇和庄友明长期占据男单冠军,随后接力棒交给了丹麦的厄蘭·科普斯,他在1958年到1967年间获得了7次冠军,随后他的记录被他的继任者梁海量打破。

梁海量和他的同胞梁春生/洪耀龙和纪明发/张鑫源巩固了印尼在羽毛球上的声誉,上世纪70年代最著名的成就要数吉莉安·吉尔克斯在1976年的三冠王,这个成就至今还无后来者。

中国的介入

高岭(前)和黄穗,连续六次全英赛冠军得主

二十世纪80年代中国和韩国也加入到了国际竞争中来。韩国的成就主要在双打项目中,而中国则在五个单项中都有建树。从1982年张爱玲(女单)、林瑛和吴迪西(女双)开始,中国一直输出冠军,涌现出一系列大牌名字,直到现在。

像莫滕·弗罗斯特在男单项目和王莲香在女单项目中都分别获得了4块金牌,他们都是中国统治地位的挑战者。

事实上,自从中国参加全英公开赛的36年以来,只有4年他们一块金牌都没拿到——1986, 1993, 1994和1995。其中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是高崚/黄穗在2001年至2006年间连续6次夺得女双冠军。

但即使对中国来说,这也变得越来越困难,随着日本的再次崛起,如印度、中华台北和泰国等的新兴力量的出现,全英的蓝图和十年前相比变得非常不同,那时中国还经常能横扫五个单项冠军。在全英公开赛的第121个年头,这项古老的赛事继续反应到当代羽毛球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