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森找到答案 —— 印度尼西亚大师赛决赛

安东森找到答案 —— 印度尼西亚大师赛决赛

夺冠大热门桃田贤斗在DAIHATSU印度尼西亚大师赛男单决赛经历79分钟苦战后被安东森击败,这也让丹麦人赢得了个人第一座重要赛事的冠军奖杯。

现年21岁的丹麦人是第一次出现在超级500赛事的决赛场地,他在这场比赛中的完美发挥让自己21-16 14-21 21-16击败桃田贤斗,这和赛前多数人的预测大相径庭。

而在女子单打决赛中则充斥着不愉快的音符,在首局10-4领先印度人内维尔的时候,西班牙人马林因为右膝受伤而痛苦的倒下。另外三场双打的冠军则被印度尼西亚(男双)、日本(女双)和中国(混双)瓜分。

在执行比赛计划方面安东森不仅表现的很成熟,同样在成千上万的狂热观众面前他同样能够在比分领先时保持头脑冷静。

此前半决赛依靠网前的恐怖统治地位摧毁了安赛龙,而安东森也深知并忌讳这一点,因此让日本人远离这个区域。这场比赛还是充满曲折,一度在第二局恢复状态的桃田,让安东森不能很好的控制球路。然而此后加快步伐的丹麦人还是重新掌握了比赛走势。

纵观整场比赛,丹麦人的步伐和预判都十分出色,同样也能很好处理来自桃田轻巧的回球以及凶狠的杀球。而丹麦人很少能够让桃田抓住机会,这也无疑增加了世锦赛冠军的挫败感。

反观安东森虽然“吝啬”使用自己的杀球,但是效率却很高。这是一场经过校正后的演出,充满着效率和机会主义,安东森在每一次得分之间都显示着对于比赛的完美控制。

“现场的观众是疯狂的,所以能在这里比赛是我的荣幸,同样在伊斯托拉体育馆达成冠军夙愿则有梦想成真的感觉。这里是我们在丹麦经常谈论的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地方,赢得我的第一个超级500赛事冠军真是疯狂的,”安东森说道。

“我六岁时就开始接触羽毛球,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赢得冠军。所以这太疯狂了,终于做到了,这也是我的第一个重要赛事奖杯,我甚至无法用语言形容此刻的感受。”

“我和桃田之间有几场精彩的比赛,我认为其中有两场都有机会,我看了他和金廷以及安赛龙的比赛,他的发挥无疑是梦幻的。但是从之前的比赛我也收获到了极大的信心,所以我觉得如果能够尽自己的全力,那么也许就会有机会。”

马林退赛,内维尔夺冠

曾经在里约奥运会遭遇严重膝盖伤病的内维尔,无疑十分同情西班牙人马林,后者在跳起杀球时因为疼痛而瘫倒,而马林的退赛也让内维尔自2017年马来西亚大师赛以来再次收获冠军。

“这样一点也不好,过去的两三年我也曾受伤,所以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令人心痛,”内维尔说道。“我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遭遇,奥运会之前我也很沮丧。这对所有球员都是很残酷的一件事,如果在她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无疑十分痛苦。”

“我对于自己过去两站的发挥十分高兴,12月的时候我遭遇胫骨伤病,我此前并不认为还可以拥有这样的发挥,而自从上一次夺冠已经过去很久了,我非常高兴可以进入决赛,但我认为决赛里还是马林占据上风,我想要继续战斗,但不幸的是发生了一些事。”

无缘用冠军告别的纳西尔

纳西尔被剥夺了用冠军告别球员生涯的方式,她和搭档阿玛德在混双决赛21-19 19-21 16-21不敌中国的郑思维/黄雅琼。

雅思组合想必应当感谢阿玛德,后者在比赛中浪费了很多次明显得分机会。印度尼西亚人能够将比赛带入决胜局,更多依靠的还是纳西尔在网前的出色发挥,同样她也压制了对面的黄雅琼。尽管如此,阿玛德总是步履蹒跚,因而决胜局很快就失去了控制。显然,这并不是纳西尔希望的那种告别方式。

三场双打的结果都遵循了最近的规律,吉迪恩/苏卡姆乔拿到了二人今年第二座世界巡回赛奖杯,小黄人21-17 21-11击败了同胞阿山/塞蒂亚万,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在女双决赛中21-19 21-15击败韩国组合金昭映/孔熙容。

而在决赛之前,纳西尔迎来了一场印尼羽协为她准备的充满温情的告别,成千上万的观众都在高呼她的名字。

“今天对我来说无疑是艰难的一天,2019年的1月27日,我选择同羽毛球运动员的身份告别,”纳西尔说道,同时她也不忘感谢她的搭档、教练、赞助商以及印尼羽协。“我也想同我的年轻同胞们分享这样一个鼓舞人心的信息,失败并不令人尴尬,投降才是可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