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尔曼 —— 寻求科学的治疗方法

黑尔曼 —— 寻求科学的治疗方法

脊髓伤势使大多数人身体非常脆弱。在尼克·黑尔曼的案例中,他通过学习博士课程去寻找治疗此类伤病引起的并发症的方法。

在正在进行的2018西班牙残疾人羽毛球国际赛中,这个德国人参加了WH2男单和双打项目的争夺。在10岁的时候,他的脊髓受到了损伤。他曾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孩子,希望能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

在受伤之后,黑尔曼开始训练轮椅击剑项目,但是因为要读高中,他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这项运动。在大学的几年里,他没有积极的参加体育运动。4年前因偶然的机会尝试了羽毛球运动后,此后他对羽毛球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是他在柏林自由大学实验神经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的第5年,黑尔曼一直致力于脊髓损伤后的免疫恢复。

“在中枢神经系统受伤后,你会产生与中风或创伤性脑损伤相同的症状。”黑尔曼解释说。 “脊髓所属的大脑和免疫系统始终保持着交流。它们有几种不同的途径,在这里大脑调节免疫系统。 所以如果这个规律被打乱了,那么交流就是错误的。”

“在脊髓受损后,免疫系统几乎完全停止,我的小组正在努力研究预测性措施,以确定患者最可能感染的时间。如果在中风、脊髓损伤或创伤性脑损伤的恢复期出现感染,则恢复效果就会不理想。 因此,在一生中,这些感染的患者恢复的效果就不像恢复期间能保持健康的人那么好。”

黑尔曼的研究已经帮助他学会处理自己的伤病和治疗。

“令人惊讶的是,当我受伤的时候,我不懂这些理论,比如改变我的体重以避免受伤,或者失去感觉的后果——这就像你可以燃烧自己以及类似的东西。 现在对于这些事情我都有亲身的体验。”

黑尔曼以前的击剑经验有助于他从事羽毛球运动。他说在两项运动之间有相似之处:“在这两项运动中,右手都是作为主导的。动作上也有些相似之处——双方有来有往。 我在击剑方面的经验能用于帮我救球。一把佩剑很重,比羽毛球拍重得多,这对我也很有帮助。”

德国人希望尽可能多的参加巡回赛,以拿到东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我希望今年能修完博士课程,然后拿出更多的时间去准备东京残奥会。我已经完成了实验方面的任务,现在我正在写论文。”